Skip to main content
 主页 > 财经 >

茅台第二股即将到来?习酒有望单飞上市,曾推

2022-07-13 15:42 浏览:

茅台集团有望实现习酒单飞。

中国贵州茅台酒厂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7月12日下午)“茅台集团”)公告称,拟将贵州省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持有的贵州茅台酒厂酒有限公司82%股权,由省国资委履行出资人职责。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此前,茅台集团直接持有习酒公司百分之百的股权,若此次成功转让,茅台集团持有的习酒公司股权将降至百分之十八,茅台集团全资控股时代将宣告结束。

就在前一天,据媒体报道,习酒公司召开干部大会,宣布将原贵州茅台酒厂(集团)习酒股份有限公司升级为贵州习酒投资控股集团(简称“习酒”),张德芹担任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习酒原董事长钟方达已卸任,现任茅台集团总经理助理。

贵州茅台(600519)受制.SH)习酒的上市过程一路崎岖不平。如果交易顺利完成,习酒的上市障碍将进一步清除,习酒可能会受到影响“酱香第二股”。

二次执掌习酒的掌门人

“贵州习酒”官方微信官方账号发布消息称,7月11日,贵州习酒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张德芹、党委副书记、总经理王地强一行到九、十车间、中渡污水处理厂、黄金平酒区等地进行调查,详细了解葡萄酒生产、产品质量、安全环保等工作。

离开4年后,张德芹又回到了习酒中。

公开资料显示,2010年,年仅37岁的张德芹从茅台出发,前往习酒担任董事长、总经理、党委副书记,并从2012年1月起担任习酒党委书记、董事长。2018年8月,张德芹调离习酒,不再担任习酒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党委委员、副总经理调回茅台集团;2019年代物流产业集团党委委员、副总经理。

酒业营销专家肖竹青告诉时代财经,张德芹多年来一直在茅台酒厂生产系统锻炼身体,后来到习酒,成为钟方达的工作伙伴。在钟方达稳住习酒产品质量的基础上,张德芹大刀阔斧地与全国市场作战,完成了习酒的全国布局,建立了全国销售服务体系和代理分销体系,打响了习酒品牌在全国的知名度和声誉。

官方数据显示,2010年习酒收入仅为10亿元,而到2017年,该数据迅速增长至36亿元。2018年8月,钟方达接任张德芹为习酒董事长。在钟方达的掌握下,习酒业绩呈阶梯式快速增长,2018-2021年,习酒分别实现收入56亿元、79亿元.103亿元和155亿元.8亿元。今年6月,习酒还公开宣布,其半年销售额已突破100亿元。

习酒目前正在推进扩产技改,“十四五”1.技改(第一期).正在建设8万吨新产能及配套工程。按照规划,习酒的产能将达到2026年10万吨。

肖竹青认为,习酒的上市进程一直无法顺利推进,因为与贵州茅台有同业竞争等问题。“现在习酒更换了公司的核心管理层,也代表了茅台集团对习酒的全资控股地位,由贵州省委、省政府委派新的投资股东代替。这意味着习酒和贵州茅台同业竞争的上市障碍已经清除。”肖竹青对时代财经说。

直接IPO还是借壳上市?

作为一个大型白酒省,虽然贵州有许多白酒企业,包括习酒、国台酒业、金沙酒等年销售额超过数十亿甚至数百亿元的葡萄酒企业,但目前,这些企业正在上市“困难户”。与新兴行业相比,白酒企业很难登陆资本市场。

一直以来,贵州是未来重点支持战略产业,只有贵州茅台一家省内白酒上市企业,推动省内白酒企业上市已成为当地政府的迫切工作。

仁怀市“十四五”该计划提出了培育5家白酒上市公司的目标。贵州省在“十四五”规划中直接提出,加快推进习酒、国台、金沙、珍酒、董酒等一批在全国影响力强的白酒企业上市。

今年2月,《贵州省推进企业高质量上市三年行动计划》发布,提出努力争取2021年,2022年增加3家国内外上市公司,5家,2023年底增加15家以上。其中,遵义市增加了超过3家。在遵义许多有上市潜力的企业中,习酒的声音一直很高。

习酒虽然宣布从茅台集团独立,但仍有一定的不确定性,最终能否登陆资本市场。

目前,基本上只有直接企业寻求上市IPO两种选择:借壳。但就目前的情况而言,寻求直接IPO白酒企业上市进展异常缓慢,有的甚至无疾而终。从去年下半年开始,监管层也加大了对白酒行业的监管力度,以及对相关企业上市资质的审核力度。在这样的背景下,一直在竞争“酱酒第二股”陆续终止了郎酒和国台酒业IPO。

而近期关于习酒上市方式的传闻大多也指向借壳上市,涉及贵绳股份(600992).SH),中天金融(000540.SZ),*ST天成(600112.SH)60096和贵广网络(60096).SH)。

虽然习酒近年来营收数据增长迅速,但仍存在一些产品价格倒挂、动销不畅等问题。

2019年7月,习酒推出了君品系列,定价为1399元/瓶。目前,建议零售价格为1498元/瓶,仅低于飞天茅台1元。然而,目标飞天茅台的高端产品现在出现了价格倒挂的情况,实际交易价格不到1000元/瓶。目前,在天猫等电子商务平台上,习酒君品的销售额大多在1300元/瓶左右。

一些习酒经销商曾经告诉《纽约时报》,自今年年初以来,在疫情的影响下,习酒的产品动态销售已经下降,库存增加,一些产品甚至需要经销商支付销售费用。但他还透露,习酒今年也适当降低了经销商的销售任务。

中国各行业收入预期相对悲观,消费行为降级严重,肖竹青告诉时代财经,受疫情影响。“上半年很多地方餐饮堂食品受限,交通流通受到抑制,整个白酒消费场景一直处于紧缩状态如今,整个白酒行业众多品牌的渠道库存形成了堰塞湖,是整个行业共同需要面对的问题。”肖竹青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