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主页 > 财经 >

国内油价下半年可以降回国际油价10天两次跌破

2022-07-13 15:17 浏览:

一周后,国际油价再次开启急跌模式。

7月12日,双双跌破100美元关口,原因是市场对经济衰退的预期升温,以及美元走强对国际油价的压力。

纽交所8月交货截至当日收盘WTI原油期货跌8.收于每桶95美元25美元.跌幅为7的84美元.93%;原油期货合约下跌73%,伦交所布伦特9月交货.收于每桶99美元61美元.跌幅为7的49美元.11%。

同时,国内油价暂时停止了上涨的步伐,迎来了今年的第一个步伐“两连降”。

据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消息,7月12日24时,国内汽车和柴油价格(标准产品,下同)分别下调360元和345元。根据折合计算,92号汽油下调0.汽油下调095号28元.柴油下调030元0号柴油.29元。

以50升油箱为例,车主加满92号汽油节省14元,按照这个调整幅度计算。

根据金联创数据,全国0号柴油价格在本轮调价后8..35-8.国内92号汽油价格回升5元/升,除西藏外,海南高价市场“八元时代”,价格水平将在8.7-8.85元/升。

图源:图虫创意

油价波动受供需影响

国内成品油价格经过多轮上涨后开始下跌,这离不开近期国际原油期货的震荡。

纵观上半年国际油价走势,国际油价上演高位“过山车”市场。数据显示,2022年1月,原油价格上涨至约120美元/桶,国际原油价格处于近90美元/桶的水平。6月份,110美元/桶上下波动。

国际油价在本轮调价周期内高位下跌,一度跌破100美元/桶。7月5日,WTI跌至99的原油期货.布伦特原油5美元/桶也陆续回落至102.77美元/桶。本轮高位跳水后,国际油价一度重拾涨势,但一周后的7月12日,100美元关口再次集体失守。

厦门大学管理学院教授、中国能源政策研究院院长林伯强在接受《时代周报》采访时表示,影响原油价格波动的主要因素是石油供需基本面的整体收紧。

林伯强表示,今年以来,俄乌地缘政治冲突成为油价上涨的推动力。俄罗斯作为全球第二大原油出口,受欧美国家制裁后,直接导致原油出口下滑;再加上主油国增产能力有限,使全球原油供应紧张,油价大涨。而受国际原油价格上涨影响,国内成品油价格也一路上涨。

另一方面,美元指数从96左右升破107关口,受欧美央行加息力度不断扩大的影响,“美元作为全球大宗商品的主要结算货币,进入升值通道,也意味着欧美终端石油消费会受到抑制,从而开启本轮下跌行情。”林伯强说。

除此之外,IPG在全球通胀压力上升的背景下,美国经济形势也给石油市场带来了不确定性,中国首席经济学家柏文喜认为。

“经过去年的高速增长,美国经济今年开始放缓。根据目前的经济形势,美国最近宣布制造业和服务业PMI在经济衰退预期持续升温的影响下,原油价格继续走弱,导致石油市场波动,数据低于预期,加剧了市场对经济衰退的担忧。”时代周报记者柏文喜告诉。

或者保持下半年高位

国际油价在10天内两次跌破100美元大关,国际经济不断加剧衰退担忧,国内油价也迎来了年内首次“两连降”,汽油重回92号“8元时代”。

这是否意味着油价将在下半年进入下行趋势,有希望回归“7元时代”?

对此,在林柏强看来,油价仍将保持高位震荡或小幅下跌,考虑到俄乌冲突仍有较大变数,如厄瓜多尔、利比亚等部分产油国遭遇不可抗力导致产量减少,下半年石油供需紧张平衡的基本面没有改变。

“2022年下半年油价中心预计在百美元/桶水平左右,90美元/桶水平难以回落,对应国内汽油价格区间下半年或将在8-9元/升,从回落幅度看,回落回落后的油价或仍处于高位,小幅回落难以回落回升部分。”林柏强说。

国内成品油零售限价自今年以来,时代周报记者梳理“十涨三跌”与年初相比,加满一箱50升的油箱要多付85元,汽柴油累计上涨2040元/吨,1965元/吨。

在这一轮的油价调整中,国际上,国内成品油价格已经下跌,虽然下跌幅度不大,但也给市场发出了积极的信号。而油价仍处于高位,也引发了航煤油价格进入上行通道。

6月30日,多家国内航空公司发布通知称,自7月5日起,上调国内航线燃油附加费收取标准。其中,800公里(含)以下航段,每乘客收取100元;800公里以上航段,每乘客收取200元。

这是自今年2月恢复征收燃油附加费以来的第五次涨价,甚至出现了机票裸价低于燃油附加费的票价倒挂现象+有消费者形容机场建设费,“躲过了雪糕刺客,却遇到了机票刺客”。

目前国内航线的燃油附加费征收采用的是与航空煤油价格的联动机制,所以燃油价格的变动会直接影响航空公司的燃油附加费征收标准。

据统计,经过5次上调,今年燃油附加费已经从10-20元涨到100-200元。这意味着飞机,再加上燃油附加费和50元的机场建设费,每人在机票上使用的消费将多出150-250元。

成本端的压力也在增加,对于航空公司来说。

民航局局长宋志勇在7月8日召开的2022年全国民航年中工作电视电话会议上透露,受国际油价大幅攀升影响,油费较去年同期增加222亿元,预计全年可增加860亿元。

成本增加和现金流压力是目前各家航企的,IPG中国首席经济学家柏文喜认为,如果油价下跌,燃油附加费也会相应下降。然而,从今年的整体情况来看,油价在今年下半年仍处于高水平。航空公司机票降价的内在动力不足,燃油附加费更有可能维持现有水平。